范一夫自述

我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初,和许多人一样经历了一个多事、不平静的年代。从开始记事起,眼前的人物和场景就在不停地变换着。仔细地体会和观察,练就了我对周围事物较准确的判断力。或许这种心理上的敏感在以后的日子里转向了对自然景色的关注,使我今天成为一个用笔描绘内心感受的画家。

每个人的童年都可能会影响一生的轨迹。母亲的关怀和师长的喜爱让我难得拥有一个相对快乐无忧的童年、一个开放的世界。灯市口小学前身是教会育英学校,那里有许多真正有文化有修养的老教师,虽然在“文革”中教不了我们什么东西,却给了我们一个比较安静的校园。自小我就喜爱文艺,当时有两位老师对我至今影响依然。一是教我图画的吕老师,一是教我音乐的刘洋老师。吕老师给了我艺术的启蒙,刘老师则给了我自信的确立。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大人经常不能在身边,反而从小就比较自立,自然而然养成遇事不乱、安然处之的生活态度。

初学画是和刘继卣先生学习。那时家里为了让小孩能留在城市,都想让孩子学一门专长。就是这一简单的初衷,让我走上了对艺术的追求之路。学习白描人物的同时,在先生家里我也得到了学画之外的快乐。先生的夫人裴立阿姨是管图书的,使我有幸在仅有弹球、铁环、烟纸、跳绳的游戏之余,得到另一种享受:看“小人书”。从刘先生绘制的《鸡毛信》、《武松打虎》、《大闹天宫》,到《格林童话》,让我在那个年代比其他小孩多一些想象、多一些浪漫。当然学画也是要用心的,从开始曲曲弯弯的笔画,到能临一张完整的白描用了大约3年的时间。

少年最多无名的烦恼和忧郁。喜爱雪莱、莱蒙托夫、普希金的诗歌,却似懂非懂,使我少年的心境恍惚。庆幸的是在这一切不知所终的时候,“文革”结束了。我有如野马驰骋于一片新的草原,西方文艺书籍的涉猎让我获得更宽的视野,了解生活之外的世界,一个理想的桃花源。

留学日本的记忆是深刻的。日本人对中国文化传统的尊崇,让我顿悟自己对故里文明的了解是多么苍白,让我自以为是的中国人的自然心理有了深刻反省。我是谁?我的文化之源是什么?带着这种迷茫,在太平洋中的东瀛之岛上徘徊了3个年头。为此我不得不回头去看,从我们的先贤那里,寻找遗失传承艺舟的桅杆,支起理想自由的风帆,驶向即将云游的世界。就在这个岛上,我从中华的经典书籍里知道了什么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懂得做一个现代人了解历史之重要,更让我体会到现代文明之中人文关怀的必不可缺。作为一个艺术的追求者,需要深厚的文化底蕴。

法兰西是一个我将停留最多的地方。丰厚的人文,自由而闲适的环境为我的艺术创作拉开帷幔。这个有柯罗、莫奈、塞尚等众多大师云集,对我有巨大影响的艺术之都,让我停下来,静静地在这里漫步。行走在17世纪至今变化不大的大街小巷,聆听着塞纳河的水声,感受着历史沉淀后带给我的感悟,静心体味。普罗旺斯的阳光和熏衣草的芬芳,在我的画面上舞动;布列塔尼的凛冽海风,激起水墨在白色的纸面上掠过;阿尔卑斯的延绵起伏,展现着又一幅壮观的风景画。在家父的倾心指导下,一次次享受着艺术飞跃带来的快乐。悠游之中潜心于文化艺术的研习,造就了一个今天的我。

展览年表

2016年
深圳美术馆
《泉壑情深》山水画巡展深圳站

2015年
中国美术馆
《泉壑情深》山水画展

2013年
中国台北中正纪念堂
《泉壑寄意》山水画展

2012年
北京东方元素画廊
《视角360》山水画展

2011年
中国台湾顺峰画廊
《欧西印象》山水画个展

2010年
北京东方元素画廊
《欧西印象》山水画个展

2008年
巴黎SINITUDE画廊
《镜岩松径》山水画新作个展

2006年
法国土伦亚洲艺术博物馆
《雾笼松柏》水墨山水个展

2004年
巴黎SINITUDE画廊
《寻找桃花源》山水画新作个展

2004年
日本大阪长城画廊
《寻找桃花源》山水画新作个展

2002年
法国玛斯市艺术馆
山水画展

2001年
日本大阪宋涤画廊
山水画个展

作品欣赏

  • 欧西朦胧景
  • 将有事与西畴
  • 路出寒云外,人归暮雪时
  • 石横水分流
  •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 观沧海

一夫以现实写生作为山水造境的源泉,他妙写一树一石而又不为其所拘泥,将艺 术的广角关注于山川的气势与宏阔的景象,无论是漫天铺陈的山地雪景,还是丛树掩映的青山家园,抑或是烟波江上的峰峦远岫,不同的视角构建出不一样的新象,他的山 水将自然意象与生命的感动结合起来,在“造化”和“心源”之间可以“通灵”。

而留存于他文化记忆中的满腹诗书随时可触动他的创作神经。“长风驱松柏,声拂万壑涛”, “烟云无近远,皆傍林岭生”,这些由文字而生化的意境很自然地从他的心灵汇入山水而诗情荡漾。这是何等的自在?!

他的心象汇通诗意,同化主客观世界,因此在山水画形态的构建上,不仅借鉴西 法,扩展了山水画写生的表现,而且以山水画的传统作为根基,在此之上进行深化与个 性化,兼及南北宗之长,既有南宗山水的清雅澄明,又具北宗山水的苍茫雄浑,在图式 与精神上直追元季四家。他的一些表达江岸山色的长卷颇有《富春山居图卷》的意境。

吴为山
中国美术馆馆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