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简介

1997年12月当选为法兰西学院美术院绘画部院士。致力于将色彩与形状融入环境,在法国景区创造多处永久性作品。他通过使用不同材料及设计家具等其他用品显示了艺术家的高度自由,同时也通过作品的破题与自问,解题与造题显示了艺术家的伟大和责任。

卢日蒙在巴黎国家高等装饰艺术学院追随格罗梅尔学习,1962-1964年,成为委拉斯贵支学院的驻地艺术家。

20世纪70年代,卢日蒙脱颖而出。从美国回法国之后,他致力于将形状和色彩融入环境。在法国的许多景区都可以看到他的大型永久性作品:圣路易医院、马恩河谷郊区地铁站、奥赛博物馆小广场、日本箱根露天博物馆、维勒巴纳的阿尔贝-托马斯广场、波恩的宫殿花园、厄瓜多尔的基多大都会广场。在南特尔的接待与医护中心,他绘制了长达300米的壁画作品……

他充满好奇心,经常跨界。他创作了许多石版画,并设计了许多实用物品,如家具、灯具以及其他用品。在这些所谓的“雕虫之作”中,他显示出艺术创作的高度自由,并致力于将艺术融入生活。

作品欣赏

  • 调色板上的流体
  • 凤凰木上的三个空间
  • 凤凰木上的等待

四栏标题

卢日蒙使用一些用于内装修的布料、一些根据他自己的画作印刷的布料构成新的载体,在上面进行新的绘画创作。如《1975年的调色板》,题目本身就非常能够表达艺术家的意图。在这些新的作品中,展现的是转述与融合。调色板-混合-色彩在 放到画布上之前,就开始变幻无穷。这是来自前世的色彩,源于他乡,然后重新获得色彩,再进行处理和转用,最后创造出类似于题为《1981年的凤凰木》的三联画作品。

我要不厌其烦地说,这些色彩来自于冰冷的记忆。它们早已被人用了又用,但卢日蒙以一种隐秘的力量对他们进行重新处理、再处理。这些近作令人动容。它们有一个核心,试图冲出记忆的锁链,让我们去面对自己有时无法解决的问题:如何逃避?过去的种种意象将这种绘画圈于绘画之中,而新的绘画则又被画家记忆中的其他绘画所包围。

我尤其喜爱这一批迷宫般的作品。它们每一幅都提出不同的问题,向善于观察的观众展示画家为了走出他自己画出的围困和矛盾,究竟找到了哪些解决办法。画家自己营造出困境,然后再去解决困境的做法,让我觉得尤其可贵。

因为这是一位画家身上必须带有的伟大与责任。卢日蒙以他的这些作品,向我们展示了一种态度、一种挑战以及面对整个绘画所处的位置。这是一种奇特的回到原罪之地、回到迷宫的方式。从迷宫走出,是为了再次被围的乐趣。卢日蒙将自己从中解救出来,并告诉我们,他意欲被迷宫再度围闲。

—爱德华•阿洛尤

返回顶部